瑟瑟

别爱我,没结果。
众生皆苦,惟我独甜。

此章聊以悼先生逝世

昨晚打开手机惊闻先生逝世,一时震惊,躲在被窝里哭。妈妈过来问我哭什么 我说金庸走了,妈妈笑我“死就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是啊,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那个为我讲故事的人,再也没有后续了。

昨晚哭到昏睡过去,如今手仍在颤抖。玩的游戏也铺天盖地的悼念先生,无一处可让我躲避,人生处处有先生的影子……

今早上b站想看个沙雕视频,又看到为先生写的专栏,又是一阵泪如雨下,文章历数先生作品,说实话,我没有完整看完哪个故事,但那个江湖已经根植在我梦里,每个午夜梦回,我都在梦中继续未完的爱恨情仇,而如今创造江湖的老人已去,我也长大了。

可我……

还想在梦一场。


无情日记(一)

  今早起来,我的恋人突然说不出话了。
  事情来的突然,清晨半梦半醒之间,眼睫被人轻触,我未睁开眼,已轻轻抓住作恶的小手,即使如此你还是被吓得略略呆了一下,鬓发仍蓬蓬然散乱着,几丝贴在使坏未得逞的脸颊,我好笑的伸手替你拉起衣服遮住一晚的旖旎痕迹,你想叫我,我分明看见你熟悉的口型,几乎听见你软糯的声音……
  (这里墨迹停顿许久)
  可那声在熟悉不过的‘月牙儿’却没有如期而至。
  你急了,抓紧我前胸的衣衫却只发出几声模糊的气音,几乎要哭出来,我连忙安慰你,为你把脉却没有丝毫异常,我觉得事有异常,叫了门外的侍从去请一直为你看病的赖先生来,我心里是有一二分紧张的,但我不能显露出来,我一层一层为你换上衣服,整理发髻,尤觉得不好,把衣领又裹得严实些才作罢。
  我知道这时候不该想这种事,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既是我的人,就不能让别人占一分便宜去”
  ……我竟有如此幼稚的时候,该反思才是。
  赖先生急急而来,以为你蛊毒又有动作,一番检查询问,皱着眉摇摇头,也不知这是何缘故。我心里的一二分紧张已变成六七分,若知道病理,刀山火海我为你寻法子治疗,最怕的就是未知。不知是何原因,更无从下手……
  赖先生说你从小多疑难,也许这次的杂症是蛊毒引起,你的余毒已清的不少,此时唯有等,或许过几天会好,或许会有新的症状,一切皆是未知。
  赖先生去研究新的方子了,你只是担忧了一会儿,就开始闲不住要我带你去出门,我虽然想让你好好休息,无奈你上窜下跳的表示没有不舒服,敌不过你,闲逛一个了下午,案件皆由金剑银剑代为处理,酉时过半才回府。
  晚间回来,你又缠着我,生怕再失忆了,让我每天事无巨细记下每日发生的事,你称之为“日记”。我问你何不自己记录,你却说“想要看到我眼中的世界”,故由我执笔。
  上句是你写在纸条上告诉我的,纸条夹在后叶,可供查阅。
  (后叶果然夹着一张简、繁混杂的字条)
  以前虽有记录案件中大小细节的习惯,如此记录生活琐事还是头遭,不知日记写成这样是否合适?
  (这里有很长的停顿)
  你就在我旁边,打了第三个呵欠。今日就到此为止,晚间如有事情,留待明日记叙。
  嗯……
  似乎没有遗漏什么了,我对自己的记忆力还算自信……
  呀,还是忘了一句你叮嘱要写的。
  我是四大名捕之一,无情。
  
  

  我没有文采我答题都这么难写TAT @清水洗净故人安
  一。
  没有笔名这种东西,看最近的墙头换id。
  用的最常的大概是王道长,这个名字是出自一人之下中的【王也】,对一贫如洗的那位。这是我前前前夫。(我真的不姓王!)
  二。
  第一次写小说是16年。
  但是没有发出来。
  三。
  大概有几万,不晓得。
  四。
  写作文字数超标了干脆写成小说。
  现在是因为爱爬墙,写个文记录一下我喜欢过谁。
  五。
  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重复???
  六。
  我觉得可以扩扩改改拿来更新……
  七。
  原创被吞,我爱同人。
  八。
  基本不吃角色cp,只喜欢嫖文。
  九。
  我全都要。
  我全都写过。
  十。
  我哪有文风啊……把脑洞表达出来都累skr人。
  十一。
  我喜欢英哥。
  十二。
  沙雕网友每天都在刷lof首页。
  十三。
  没那个本事。
  十四。
  有肝力时速1w,咸鱼期抠jio也不写文。
  十五。
  不听东西,但要带耳机。
  十六。
  会去见见想写的角色,然后发现游戏真tm好玩。
  十七。
  嫖文。
  十八。
  靠写文挣钱而不用被现实压的喘不过气。
  但并没有实现。
  十九。
  没有故事,没有主线,没有剧情。
  二十。
  请日我fo。
  二十一。
  我是黄文写手。
  二十二。
  我就是个坑,别爱我,没结果。
  二十三。
  又没有人强迫我写文_(:з」∠)_
  想写就写,不想写游戏又那么好玩。
  二十四。
  是love!!!
  二十五。
  感觉自己克服了社恐。
  天知道我以前写喜欢的角色名字都会害羞。
  二十六。
  会检查错字。
  二十七。
  上班上班上班工作工作工作
  二十八。
  教练……我想学写文……
  二十九。
  ???
  我爱你。
  三十。
          @玖  @冷坑生存真的好累  @墨璃不是茉莉  @情空空【高三党月更ing】  @根正苗红叶寒江  @千年刀子成了精の空冥  @清水作者青椒炒月饼 都给我安排上

  
  
  

好想写文啊~~最近咸鱼期有点长呢,想写这个~~

大家中秋节快乐,因重装手机系统导致存稿全部丢失(对!我就是个傻子!!)故没办法更新了┐(─__─)┌
发出鸽子的声音:咕咕咕

封面字来自 @清水洗净故人安 感谢安安!
是月牙儿X我的车!我爱月牙儿月牙儿爱我。
最近热度根本没有,我是不是凉了(´;︵;`)

何苦要泡温泉,不如无情同被眠(一)

车在下一章,我爱月牙儿月牙儿爱我。
起名感谢 @叫我鹤初!!!
       我进屋时,无情正在温泉里闭目养神,我只能模糊的看他个大概,水汽蒸腾把他眉眼揉的暧昧不清,沾湿的黑发丝丝缕缕贴在莹白如玉的脸侧,一时间我只觉得他如水中满月,一点声响就能把他击碎了。
  我虽说的如诗如画,但其实还是整夜偷看闲书把眼睛熬坏了,神侯府里的灯油开销我隐隐能超过无情一筹,他时常担心,我就哄他晚上怕黑,点着灯睡。我知道他不信,可又不能每晚到我屋里监督,这时候他的聪明才智自然发挥了作用。
  每天吃过晚饭半个时辰,他就派金剑银剑来找我讨要灯油,说小楼的都用完了。我住在人家府里,虽说不上寄人篱下,但吃穿用度没有自己出力的,哪有不借的道理。我这边灯是熄了,对面小楼却是彻夜灯火通明,整夜整夜看卷宗倒是合他心意。白日相见,他仍是起的那么早,风轻云淡不似熬了一整夜的人,可他眼下乌青和一两声轻咳总是骗不了人,我有怎么敢用他的身体开玩笑。
  结果就是我再也不敢熬夜,天一擦黑就熄灯睡觉,见我听话,对面小楼的光亮过不了多久也会归于沉寂。因他没有点破我通宵看杂书的事,当然也不能给什么奖励,对他自己好些就是给我最好的嘉奖。他看人的心思总是格外透彻,一生的温柔似乎都给了我,半点也分不出来看顾他自己,他难道真的……真的不害怕么?
  就像现在,我一倒下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孤身擅闯毁诺,明明自己就体弱多病还要给你试毒,弄得自己半死不活,听唐姑娘说若是毒量再加一点他可能就……
  你手脚发冷不敢再想,若是无情有什么事……
  若是……那个总是护你安全的无情师兄倒下了……
  “瑟瑟,你怎么了?快过来!”
  池中闭目养神的人已经听到动静,看见我来本来眉舒目展,又见我垂头,身子发颤,恐怕我又身体不适,加重口气叫我过去。
  许是受了伤不便行动,一直以来他都是主动到我身边,很少会叫我过去,我吸了吸鼻子,快步走过去。
  “无情师兄,我没事。”
  “可有哪里不适?不要忍着。”
  我摇摇头,坐在温泉边把脚伸进去晃了晃。
  “真没事,就是心疼你……”
  他握住我撑在岸上的手
  “若是为我心疼坏了身子,岂不是白让我受着一遭?放宽心,我没事的。”
  眼圈红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哪来的资格委屈?
  他趁我沉溺在悲伤情绪中,握着我的手略一用力,把我拽下了水池,幸好被他及时抱住。
  “别闹了,这温泉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乖乖泡会。”
  抱在身后的手略略松开,可他的距离依旧那么近,凛冽的寒梅气息直往我鼻子里钻,我贪恋他的温度,却又脸红心跳得他此时很危险。难以置信那个不小心看到我脚都会脸红的无情居然会拉我下水……
  我是不是看错你了无情哥哥?
  “出发前,世叔问你的问题,你……可想好答案了?”
  出发前我遇到诸葛师叔,他诈我说无情把我们的事都告诉他了,问我怎么想的。我心想我俩还没进展出啥事,当然就矜持一点的说没想法。师叔听了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摇摇头,后来无情问我和师叔说了点什么,我也照实说的,他叹了口气揉了揉我的脑袋,
  “我等你有想法。”
  我当时不懂,我虽然很想上你但毕竟没有行动,我要说了不把你吓着。后来我才想明白,是我想多了,又好像是想少了。
  师叔问的是无情暗恋我的事,十分可惜,我太直女了。
  看着眼前男子隐含深意的眼睛,我不禁红了脸,是因为尴尬,咳,一定是。
  “想法啊……想法就……就是…”
  见你磨磨蹭蹭说不出来,一向善解人意的无情非但没有放过你,反而凑的更近,光洁的额头和我贴在一起,长而密的睫毛甚至与我的眼睫纠结在一起,我害羞的闭上眼,我觉得他可能是要亲我。
  “是什么?”
  “就是喜……”
  我羞涩的偷眼瞧他,撞入他含笑的眼眸。
  “…喜欢你。”
  “有多喜欢?”
  “愿意给你推一辈子轮椅那种喜欢!”
  无情没料到我如此别致的告白,我后知后觉这话煞风景,但这确实是我不灵光的脑子里最真实的想法了。
  “瑟瑟总是这么特别,我…亦慕卿甚久。”
  “有多久?”
  “自生时起,死时灭。”
  他唇如雪色苍白,触我生温。我眨了眨眼,决定沉浸在这个吻中。无情忽的移开了一点,我见他口中一点金光闪过,不知他怎么把针藏在舌底,也不知道仅着寝衣他又把乌金针收到哪里去了。雪梅气息再度袭来,他的舌头在我口中挑逗着,生涩的邀请我共舞,我的脑袋晕晕乎乎,恍惚不知今夕是何年。
  银剑说他从不熏香,可这梅花气息为何如此浓烈,竟让我脑子里除了他,什么都想不起了。
  一吻罢,无情略略退开,我涨红了脸看他,肺里终于有新鲜空气进入,他舔舔唇,待我喘息稍稍平复,唇瓣又压了上来。
  “再来……”
  “瑟瑟,我有些上瘾了,再来……”
  他像个初尝情事的少年,压着他心尖的小姑娘来来回回亲了不知多少次。
  我回应着他,我的月牙儿心思深沉内敛,难得有这样主动的时候,我们彼此紧贴,似乎要把对方融进自己身体里。我感觉到某个火热硬挺的东西抵在我的小腹,我不安的扭了扭,他终于过足瘾放开了我。
  一缕银丝从分开的唇角滑落,悄无声息的融进温热的泉水。无情淡色的薄唇被蹂躏的染上血色,白如雪月的脸颊也浮上几片红云,他眼中几缕情丝缱绻,把这霜天寒地都揉的温柔了几分。
  我手指在他的唇瓣上摩挲着,心里十分有成就感,措不及防一点温热滑过指尖,我刚想移开,却被他把整个指节含进口中。
  “无情师兄,你还会推开我么?”
  他眼神温柔而坚定的摇摇头。
  “那我……我们…”
  “只要你想,可以。”

这车还没开就被屏蔽了,委屈。
灵感来源  @工科农业司机  请太太画更多,我特码散步!
侠明,GB。雷者勿入。

茶楼画面描写(无情X你)

  你登上茶楼,一楼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二楼稍显清幽,推杯换盏,你脚步不停,刻莲花鞋底踏在木制楼梯上咔哒作响。
  你推开楼顶的门,半开放的顶楼风光正好,绿瓦红檐,春风洛城。
  两扇竹帘遮挡了过炽的阳光,却挡不住一束从房檐垂下的桃枝,清风徐来,一时落英如雨,六角宫铃脆声叮当,夹杂几声翠鸟婉转清啼。
  无情手上正停着一只鸟儿,黄羽徽嘴可爱非常,他低垂着眼看它,眉目有淡淡的暖意,他对动物的亲近有时候远超对旁人。
  当然,你不是旁人。
  那双眼睛看着你时,仿佛满天星河中最亮的两颗坠下,而缕缕阑珊春意揉碎了那点寂寞刀锋冷。
  “瑟瑟,你来了。”
    鸟儿早已飞走,遗落一根翠羽在他身旁的黑白棋盘上,棋盘上两方已走了几步,想来是无情又在独自对弈,只可惜落了羽毛,爱洁如他,必定不会再下了。
  无情顺着你的目光看到棋盘,微微轻笑。
  “不必可惜,看这个。”
  他变戏法似的端出一盘冰糖糕,往你的方向推了推。
  “这冰糖糕我早已备下,此时吃最是适宜 ,快来尝尝。”
  你没有动。
  “我都没有带卷宗来看了,怎么,还在生气?”
  你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眼巴巴的看着他。
  他微微低头,青丝垂下遮住雪月般的面颊,你的视角看到他弯了弯唇。
  “还要我喂你,张嘴。”
  
 
  
  
  

卷儿的絮语心声♥♥♥
号是借的粉粉的。 @情空空【高三党月更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