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瑟

别爱我,没结果。
众生皆苦,惟我独甜。

封面字来自 @清水洗净故人安 感谢安安!
是月牙儿X我的车!我爱月牙儿月牙儿爱我。
最近热度根本没有,我是不是凉了(´;︵;`)

何苦要泡温泉,不如无情同被眠(一)

车在下一章,我爱月牙儿月牙儿爱我。
起名感谢 @叫我鹤初!!!
       我进屋时,无情正在温泉里闭目养神,我只能模糊的看他个大概,水汽蒸腾把他眉眼揉的暧昧不清,沾湿的黑发丝丝缕缕贴在莹白如玉的脸侧,一时间我只觉得他如水中满月,一点声响就能把他击碎了。
  我虽说的如诗如画,但其实还是整夜偷看闲书把眼睛熬坏了,神侯府里的灯油开销我隐隐能超过无情一筹,他时常担心,我就哄他晚上怕黑,点着灯睡。我知道他不信,可又不能每晚到我屋里监督,这时候他的聪明才智自然发挥了作用。
  每天吃过晚饭半个时辰,他就派金剑银剑来找我讨要灯油,说小楼的都用完了。我住在人家府里,虽说不上寄人篱下,但吃穿用度没有自己出力的,哪有不借的道理。我这边灯是熄了,对面小楼却是彻夜灯火通明,整夜整夜看卷宗倒是合他心意。白日相见,他仍是起的那么早,风轻云淡不似熬了一整夜的人,可他眼下乌青和一两声轻咳总是骗不了人,我有怎么敢用他的身体开玩笑。
  结果就是我再也不敢熬夜,天一擦黑就熄灯睡觉,见我听话,对面小楼的光亮过不了多久也会归于沉寂。因他没有点破我通宵看杂书的事,当然也不能给什么奖励,对他自己好些就是给我最好的嘉奖。他看人的心思总是格外透彻,一生的温柔似乎都给了我,半点也分不出来看顾他自己,他难道真的……真的不害怕么?
  就像现在,我一倒下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孤身擅闯毁诺,明明自己就体弱多病还要给你试毒,弄得自己半死不活,听唐姑娘说若是毒量再加一点他可能就……
  你手脚发冷不敢再想,若是无情有什么事……
  若是……那个总是护你安全的无情师兄倒下了……
  “瑟瑟,你怎么了?快过来!”
  池中闭目养神的人已经听到动静,看见我来本来眉舒目展,又见我垂头,身子发颤,恐怕我又身体不适,加重口气叫我过去。
  许是受了伤不便行动,一直以来他都是主动到我身边,很少会叫我过去,我吸了吸鼻子,快步走过去。
  “无情师兄,我没事。”
  “可有哪里不适?不要忍着。”
  我摇摇头,坐在温泉边把脚伸进去晃了晃。
  “真没事,就是心疼你……”
  他握住我撑在岸上的手
  “若是为我心疼坏了身子,岂不是白让我受着一遭?放宽心,我没事的。”
  眼圈红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哪来的资格委屈?
  他趁我沉溺在悲伤情绪中,握着我的手略一用力,把我拽下了水池,幸好被他及时抱住。
  “别闹了,这温泉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乖乖泡会。”
  抱在身后的手略略松开,可他的距离依旧那么近,凛冽的寒梅气息直往我鼻子里钻,我贪恋他的温度,却又脸红心跳得他此时很危险。难以置信那个不小心看到我脚都会脸红的无情居然会拉我下水……
  我是不是看错你了无情哥哥?
  “出发前,世叔问你的问题,你……可想好答案了?”
  出发前我遇到诸葛师叔,他诈我说无情把我们的事都告诉他了,问我怎么想的。我心想我俩还没进展出啥事,当然就矜持一点的说没想法。师叔听了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摇摇头,后来无情问我和师叔说了点什么,我也照实说的,他叹了口气揉了揉我的脑袋,
  “我等你有想法。”
  我当时不懂,我虽然很想上你但毕竟没有行动,我要说了不把你吓着。后来我才想明白,是我想多了,又好像是想少了。
  师叔问的是无情暗恋我的事,十分可惜,我太直女了。
  看着眼前男子隐含深意的眼睛,我不禁红了脸,是因为尴尬,咳,一定是。
  “想法啊……想法就……就是…”
  见你磨磨蹭蹭说不出来,一向善解人意的无情非但没有放过你,反而凑的更近,光洁的额头和我贴在一起,长而密的睫毛甚至与我的眼睫纠结在一起,我害羞的闭上眼,我觉得他可能是要亲我。
  “是什么?”
  “就是喜……”
  我羞涩的偷眼瞧他,撞入他含笑的眼眸。
  “…喜欢你。”
  “有多喜欢?”
  “愿意给你推一辈子轮椅那种喜欢!”
  无情没料到我如此别致的告白,我后知后觉这话煞风景,但这确实是我不灵光的脑子里最真实的想法了。
  “瑟瑟总是这么特别,我…亦慕卿甚久。”
  “有多久?”
  “自生时起,死时灭。”
  他唇如雪色苍白,触我生温。我眨了眨眼,决定沉浸在这个吻中。无情忽的移开了一点,我见他口中一点金光闪过,不知他怎么把针藏在舌底,也不知道仅着寝衣他又把乌金针收到哪里去了。雪梅气息再度袭来,他的舌头在我口中挑逗着,生涩的邀请我共舞,我的脑袋晕晕乎乎,恍惚不知今夕是何年。
  银剑说他从不熏香,可这梅花气息为何如此浓烈,竟让我脑子里除了他,什么都想不起了。
  一吻罢,无情略略退开,我涨红了脸看他,肺里终于有新鲜空气进入,他舔舔唇,待我喘息稍稍平复,唇瓣又压了上来。
  “再来……”
  “瑟瑟,我有些上瘾了,再来……”
  他像个初尝情事的少年,压着他心尖的小姑娘来来回回亲了不知多少次。
  我回应着他,我的月牙儿心思深沉内敛,难得有这样主动的时候,我们彼此紧贴,似乎要把对方融进自己身体里。我感觉到某个火热硬挺的东西抵在我的小腹,我不安的扭了扭,他终于过足瘾放开了我。
  一缕银丝从分开的唇角滑落,悄无声息的融进温热的泉水。无情淡色的薄唇被蹂躏的染上血色,白如雪月的脸颊也浮上几片红云,他眼中几缕情丝缱绻,把这霜天寒地都揉的温柔了几分。
  我手指在他的唇瓣上摩挲着,心里十分有成就感,措不及防一点温热滑过指尖,我刚想移开,却被他把整个指节含进口中。
  “无情师兄,你还会推开我么?”
  他眼神温柔而坚定的摇摇头。
  “那我……我们…”
  “只要你想,可以。”

这车还没开就被屏蔽了,委屈。
灵感来源  @工科农业司机  请太太画更多,我特码散步!
侠明,GB。雷者勿入。

茶楼画面描写(无情X你)

  你登上茶楼,一楼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二楼稍显清幽,推杯换盏,你脚步不停,刻莲花鞋底踏在木制楼梯上咔哒作响。
  你推开楼顶的门,半开放的顶楼风光正好,绿瓦红檐,春风洛城。
  两扇竹帘遮挡了过炽的阳光,却挡不住一束从房檐垂下的桃枝,清风徐来,一时落英如雨,六角宫铃脆声叮当,夹杂几声翠鸟婉转清啼。
  无情手上正停着一只鸟儿,黄羽徽嘴可爱非常,他低垂着眼看它,眉目有淡淡的暖意,他对动物的亲近有时候远超对旁人。
  当然,你不是旁人。
  那双眼睛看着你时,仿佛满天星河中最亮的两颗坠下,而缕缕阑珊春意揉碎了那点寂寞刀锋冷。
  “瑟瑟,你来了。”
    鸟儿早已飞走,遗落一根翠羽在他身旁的黑白棋盘上,棋盘上两方已走了几步,想来是无情又在独自对弈,只可惜落了羽毛,爱洁如他,必定不会再下了。
  无情顺着你的目光看到棋盘,微微轻笑。
  “不必可惜,看这个。”
  他变戏法似的端出一盘冰糖糕,往你的方向推了推。
  “这冰糖糕我早已备下,此时吃最是适宜 ,快来尝尝。”
  你没有动。
  “我都没有带卷宗来看了,怎么,还在生气?”
  你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眼巴巴的看着他。
  他微微低头,青丝垂下遮住雪月般的面颊,你的视角看到他弯了弯唇。
  “还要我喂你,张嘴。”
  
 
  
  
  

卷儿的絮语心声♥♥♥
号是借的粉粉的。 @情空空【高三党月更ing】

无情哥哥的絮语心声♥♥
号是借的粉粉的,爱他的心是真的。

【叶问舟X你】我是你的

  是糖,我流三妹,为师兄拉票。
————————————————————
       “风华…选?风华选是什么?”
  叶问舟端着一盘刚洗好的葡萄放在你面前,听到你的问话,他疑惑的抬头看你,整齐梳好的长发从身前滑过肩头,颈后因刚在屋外忙活而起的一层薄汗在旭阳下泛着亮晶晶的闪光。
  你想,青年的味道应该如这颗葡萄一样,用蜜糖般的气味引诱你对他动手,欲拒还迎的去除了泛着水润光泽的外衣,里面是更加鲜美甘甜的果肉,只要用唇舌轻轻的挑逗,便顺从的吐出甜美的汁液,再趁其不备用牙齿轻咬下去,整个果肉就在口腔里炸裂爆浆,清爽的果香溢满整个喉头,这时候你会尝到一点点苦涩,那是他藏在最深处的梦魇,唯有翻来覆去揉碎了吃下腹,才能体味到这苦与甜的绝妙搭配,你难耐的发出一声低吟
  “好好吃……!”
  “傻丫头,吃葡萄不吐籽?”
  叶问舟递了颗剥好皮的葡萄到你面前小盘子里。
  “因为太好吃了所以忘了吐籽了……我明天一定早起陪你一起去,多买几串回来!”
  叶问舟轻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懒猫,你能起得来再说吧……”
  他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可没停,你吃葡萄喜欢剥皮,这是个很麻烦且没有意义的举动,但你就是被他惯的养成了习惯。
  三清山的日子总是悠闲散漫的,每日除去练武读书,他有大把的时间陪你消磨在这些琐事上,你们对坐着,一个专注于手里的活计时不时迎合两句,一个边吃一边还要不停嘴的闲聊,师姐 从厨房拿了点心过来,三人便嘻嘻闹闹着度过一个漫无目的的下午。
  这样的场景你在梦里见过许多次 你明明是千年后的普通女生,因为接触到名画清明上河图而穿越到梦一般的浮华大宋,本该是一场绮丽的穿越之行,为什么每晚的梦境都那样真实?仿佛那就是你尘封待启的记忆。
  你吧咂吧咂嘴,并州的葡萄既大又甜,应该比三清山自己种的要好吃,可你总觉的这和梦里的滋味不同,那种甜到心坎里,又像泡在温泉里一样舒适安心的感觉究竟是……
  也许关键之处正是眼前这个人吧。
  “师兄,我要你喂我吃~”
  叶问舟明显还没反应过来你的意思,身体却已经自动的响应你的要求,白皙如玉的手指染上淡紫色的汁液,晶莹的果肉在你唇前一点点的地方停下来。
  他思维清醒,觉得有些唐突,犹豫着要收回手,你快一步含住果肉,舌尖在他指尖刻意的扫了一下。他更快的收回手,红云从脸颊一直延伸到耳后
  “师妹,你又作弄我……”
  话说的三分无奈七分宠溺,听不出一丝生气,想来他也很喜欢这样的“作弄”吧。
  是了,最甘甜的味道来自于眼前的青年,甜都给了你,苦则留给他自己。绝妙的甜与苦构成了最好的叶问舟。
  不管你是“穿越”还是“失忆”你都再一次的爱上了他。
  被你直勾勾的盯着,他脸上的红云怎么也褪不下去,他假意咳嗽两声,忙拾起之前的话题继续。
  “风华选是什么?”
  你忙拿起桌上的宣传手册,献宝似的递给他
  “是最近兴起的一个投票活动,师兄的画像可是我亲手画的,怎么样?虽然比不上你画技精湛,但也画出了几分神韵吧?”
  叶问舟端详着你的画,半晌才抬起头来问你
  “师妹……你怎么把我画的这么……这么好看?”
  “噗哈哈,你本来就生的好看啊!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一个全天下最好的师兄!”
  “你有这份心意,师兄已经很开心了,我又不喜欢出风头,你实在不必为我费心……”
  你气鼓鼓的翻开册子的第二页给他看
  “你看,投票榜的第一”
  叶问舟顺着你手指看去,那正是你的名字。
  “我还要告诉所有人,这么好的师兄……”
  你笑着伸出小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是我的!”
  笑意从青年眼中浮现,如同桃花吹皱一池春水,荡漾起一圈圈似有似无的涟漪,他勾上你的小指,亦如两颗相依而生的幼嫩藤蔓,或是白玉蝴蝶的两片翅膀,揉杂相生,难舍难分。
  “对,我是你的。”
  千帆过尽,风雨同舟。
  ————————————————
  这么好的师兄大家不心动嘛!心动不如行动!现在不要998不要998,只要动动你们的小手捡捡破烂,换几个票子pick一下师兄,就能把他领回家剥葡萄皮!!
  
  

【全员X你】当你喊三声他们的名字

 沉迷月牙儿美貌,无心更文,段子混更请笑纳。顺便有没有手游群滴滴我一下!
——————————————————————
     “燕无归”
  ……
  “燕无归”
  ……
  “闷葫芦!”
  “嗯。”
  “名字对我只是个代号,你喊出来,却让我有些心慌。”
  ——————————————————
  盛崖余
  “崖余……这名字还是世叔当年取得,多年没人喊过,难为你还记得。”
  盛崖余
  “今日为何喜欢如此唤我?”
  盛崖余
  “你还是叫月牙儿时,更可爱些。”
  (脸红)月牙儿
  “嗯,早。”
  ——————————————
  叶问舟
  “师妹,怎么了?是身体又不舒服了?还是做噩梦魇着了?师兄在这呢”
  叶问舟
  ”师妹……?”
  叶问舟
   “你从来不会这么生疏的喊我……是我哪里惹你生气了么?”
  ——————————————————
  方侯爷
  “呦,今日怎么规矩起来了。说吧,有什么事求本侯爷帮忙?”
  方侯爷
  “嗯,叫的好听,再叫几声赏你片金叶子。”
  方应看!!
  “这才乖,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什么规矩,我的名字也只有你配叫。”
  ——————————————————
  顾惜朝
  “你来了!你今日起得很早,我书还没读完呢……”
  顾惜朝
  “我名字本意便是珍惜朝暮片刻时光,今日能否陪我一起读书?”
  顾惜朝~
  “你可真是……待我读完这一卷,便为你抚琴一曲做赔,想听哪首?”
  

吾与汝同(无情X你)

  你蹲在地上,替无情用药浴擦洗着小腿,只有这样才能让肌肉不会萎缩。金剑银剑都被他派出去查案,他又不喜欢外人靠近。你便自告奋勇,他犹豫再三,还是敌不过你的撒娇,他很少拒绝你,更何况是你的好意。
  你捏捏他的小腿肚,手感绵软无力,他的腿型线条优美,很难看出从小就残疾了。他哪里都很完美,所以上天才一定要他失去些什么,这样才公平。可你还是很难过,他这么好的人,从小就被毒药折磨,最后舍弃两条腿才能活命……
  “瑟瑟,不必为我难过。”
  无情摸了摸你的头,他的皮肤总是发凉,在这样的天气显得很舒服。
  “至少我还活着,这样……才能再遇见你。”
  “月牙儿……”
  他对你微微笑了,冷面无私的无情神捕笑起来仿佛苍茫雪地里一枝疏影寒梅,面对你他永远做不到“无情”
  “你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了?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叫我月牙儿?”
  “模模糊糊想起来一些,大概……是因为你皎洁如月,举世无双吧。”
  他又低低笑了起来,与你相处时,他的表情总是很多,他的笑声很好听,似金石鸣玉,却也很克制。他总是无意识的克制着所有过激的情绪,开心,悲伤,愤怒,受伤。
  没有私情才能保持绝对的公正严明,他一直都是被这样教导的。
  你站起身坐到扶手上,摩挲着他肩膀上的衣料,你突然的靠近让他暗暗握紧了另一边扶手,但他没有躲开你,此时他忽然不想去注意礼数,他喜爱你的亲近,不知今日染的梅花香气,你是否喜欢?
  “我虽然身中蛊毒,但师傅师兄从小就宠着我,我在三清山上每天都无忧无虑的。但是师伯想必不会这么宠着你,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微凉的手附上你的手,他的手指有些粗糙,不管是文书草案还是暗器武功都给他的手添上了一层厚厚的茧子。
  “若非世叔严厉教导,我又怎能成为今日的我。我要彰天理昭昭,还公道于心。还要找到治愈你蛊毒的法子,护你一世安稳。我心愿太多,自然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世间无有比这更公平的事了。”
  “月牙儿……怎么变成你安慰我了……”
  他笑得太好看,说话也太好听,你脸色发红,也随着他咧嘴一笑,他看着你的眼睛珍视又珍重,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影子。
  “前日……”
  “前些日……”
  两人异口同声,你觉得此时气氛正好,一股脑的问出来。
  “前日你中的毒,叫……胭脂泪的,是春药吧,为什么你宁愿……难道你对我,只有师兄妹之情么?”
  无情略略垂眸,梅骨松枝般的手摩挲着打磨光滑的椅柄。
  “若……我对你的情意,并没那么纯洁,你当如何?”
  “我……”
  他这人,清高是真的,腹黑也是真的,你好不容易问出的话,轻巧的被他提回来,你还在想怎么组织语言让自己看起来有文采一些,就听到他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不能做出毁你名节的事,更何况还在你没有看清自己内心的时候。”
  “可我已经看清了,我喜欢你!和喜欢师傅师兄的感情不一样,你是特别的,我特别喜欢你!”
  你不管不顾的握紧他的手,他面上仍是如常,白玉般的耳朵却浮上一层粉红,如同敷了一层最艳丽的胭脂。
  他轮椅上机关最多,不知拨弄了哪里,常抚的椅柄上打开一个暗匣,里边是一个小小的人偶,绿色罗裙,双鬓簪花,正是你的模样。
  你小心的捧起人偶,抬头却正好与他额头相触,他的眸子藏着寒星万点,明亮却不寒冷,沁到你骨骼里,沾染了一身梅香。
  你脸色发红,一腔热泪不知该不该掉,他先一步吻上你的唇,他像一块温温凉凉的玉,初看时难以亲近,握在手里才能感觉到他返回来的一股股暖流。
  你握着人偶,他握着你的手,眼中柔情笑意毫不掩饰。
  “吾与汝同。”
  
  
    

很甜(方应看X你)

  玉符一案有了眉目,你与方应看回到汴京,十分高兴的你请他去汴京最大的酒馆摆了一桌。当然是花的他的钱,谁让他爱好奇特,就是喜欢你替他花钱呢。
  宴席上的酒水是方应看从侯府特地带来的御赐贡品,味道并不辛辣,还有几分甜味,你很喜欢,一壶酒让你喝了一大半,你脸色微红,有几分熏熏然,方应看噙着笑意看你,你平日其实是有些怕他的,许是气氛正好,灯火醉人,那一双浅黄色的琉璃眸,硬生生叫你看出几分温柔缱绻。
  “你看我……嗝干嘛?”
  “你喝醉的样子,到有几分别致。”
  “你怎么看什么都别致?别看我了!这个好喝,你尝尝……”
  酒意上头,平日的聪明机灵都被醉意冲散,你把喝了一半的酒杯递给他,他就着你的手抿了抿,眼睛仍笑盈盈的看着你,你突然意识到这是间接接吻,忙把手收回来,收的太急,淡红的酒液都洒在桌面上,仿佛你刻意把酒都倒了。
  方应看冷了脸,眼中有几分不悦。他真的很少对你生气。
  “你就这么怕我?”
  “我没有怕…”
  他起身,你觉得他是要甩手离开,心里有几分懊悔。你明明是想和他好好相处的。
  他冷着脸看你,你头越来越低,最后委屈的快哭了,他突然挑眉笑了,他喜欢挑眉,显出几分凌厉张扬,可他又是笑着的,你习惯于他这样的表情,只觉得安心。
  “笨——蛋——”
  你这才明白他是骗你的,气鼓鼓的想站起来对他发脾气,被他按着肩膀坐下,他也顺势挤进你的座椅,把你困在椅背和他的胸膛之间。
  烫金折扇不轻不重的打了下你的额头
  “不对,是小坏蛋。”
  “你说森么…!我明明是小可爱……”
  你一激动,蹦出来的都是现代语,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
  “我说你,可恨!你想啊,每回见了你那几个师兄,你就巴巴的凑到人身边,我呢?你哪回找我不是有事相求,还总是不信任我,像个小刺猬,束起你那不怎么锋利的尖刺,像现在,你花着我的银子喝着我的酒,还想对我发脾气,你说你是不是很可恨?”
  “唔……”
  好像确实挺可恨的……你被他这番剖析说的脸色发红。
  “我这么可恨,你干嘛还对我这么好?”
  “谁让我就喜欢你这蠢女人呢?”
  “方应看……”
  他风流浪荡的笑里掺了几分认真,又似乎在用不正经掩饰着真心,你心头一软,明知这是他的圈套还是一步垮了进去。
  唇齿相接,他有些微的愣神,你舔舔他的薄唇,他便长驱直入立刻掌握了主动权,在你口中四处摸索,他的吻极富侵略性,直到你喘不过气来,推搡他的肩膀,他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你。
  他舔舔嘴角沾上的口脂,有几分艳色,你的心跳又漏了一拍。
  “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