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道长在线撒刀

安能摧眉折腰事粉丝,使我不得开心刀

一方死亡三十题(全员X你)有百合预警

  后十五题是由 @清水作者青椒炒月饼 大佬写的
    点我看后十五题
   一.遗物
  萧疏寒是个真正视生死为常态的人。死亡,不过是下一个轮回的开始。所以他一向不爱保重身体,可自从你离开,他却一反常态,按时吃药,不吹冷风,甚至有点……逃避生死。
  他是在保护他最后的宝物,你遗落在他身上的心,是唯一的遗物。
  二.未寄出的信
  从前你在时,你时时痴缠着他,从没有需要写信的时候。
  所以当风无涯看到满满一盒子带着你气味的信笺时,他是茫然的。
  他把信抱到腿上一封封的拆开
  信的内容都很简单,但无一例外与他有关
  “今天风师兄摸我的头了,好开心!下次能多摸摸么?”
  “风无涯你这个大猪蹄子,说好了只能喝茶,你又背着我喝酒了!”
  “我真是服了你,明明坐着轮椅,跑的比谁都快,万一前面有什么危险呢?”
  风无涯敛了温润的眉目,我最重要的东西,剑和你
  终究都握不到手里了。
  三.猛然间感到不安
  蔡居诚躺在屋檐上,一边看着星象一边喝酒,你好几天不来找他了,不知道去做什么,青楼里人来人往稀松平常,他却无比的相信你。
  这个笨蛋保命的本事可是一流的。
  那心头这股无名的不安,究竟是怎么回事?
  直至某日带着你死讯飞鹰传来,心头的不安才终于落地。
  他笑骂着一巴掌把飞鹰拍到窗外
  “她怎么可能死,她只不过是不再来了”
  四.渐渐冰冷的温度
  方思明抱着你,那曾经要灼伤他的炽热温度逐渐冰冷,鲜血已经凝结,可血脉被割断的触觉还清晰的留在他指尖。
  雪下起来,世间最后一丝温暖消失了。
  五.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看望
  苏蓉蓉每个月都会来看你,为此她放弃了和义父云游的约定,只为了你不那么孤单。
  她总是一身白衣白裙,似乎一生都在缅怀葬送她的爱情。
  她在你墓前放上一朵白山茶。
  “这花颜色素的很,像你。”
  六.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物品
  你走后的第六年,宋居亦终于升职成了师叔,当然要从弟子居搬出去,那颗你爱极了的桃花他也要移走,铁铲没入泥土,好像弄碎了什么
  “咔嚓——”
  一瞬间酒香四溢,那是你们一起酿的一坛金陵春。你一直神秘兮兮的不告诉他究竟埋在何处,你说过要等二十年后,在和他共醉一场。
  结果时间太长,连你都不知道埋在哪了,直到死,都没想起来。
  宋居亦抚摸着破碎的瓷片,任腥甜混进清亮的酒液。
  你失约了。
  七.葬礼
  “他们为你举办葬礼,还要我也去……”
  楚留香在桌前细心的剥着葡萄,分毫不在意被染成紫红的手指,讲笑话似的对遮掩着的床幔里说着。
  “不知道他们又在搞什么名堂,小友你不是一直在陪着我么……吃葡萄不?”
  一室寂静
  “还在和我闹脾气啊,小姑娘脾气真大,也就我愿意哄着你。” 
  他掀开床幔,空无一人。
  “该吃饭了。”
  八.突如其来的眼泪
  华真真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她背负的东西太多,而她突然毫无预警得哭了。
  原因只是今天她和人比试时,剑口突然崩了一小块。
  自从你跟在她身边,她的剑就交给你保养,你走了多久,她的剑就在鞘中待了多长时间。
  那个会认认真真为她拭剑的人,原来已经离去了这么久了。
  九.触碰不到的你
  “呐,阿郑,和我走吧!”
  你笑意盈盈的冲他伸出手,郑居和不可自抑的想触碰你,手指却穿过了你虚幻的身影。
  “你”的笑容变得扭曲疯狂
  “郑居和,你忘了她已经死了么!去把伤害她的人都杀了啊!你要是不敢,就把我放出来啊!你就不用痛苦了喂!喂!”
  郑居和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明知道是幻象却一次次的对你伸出手。
  心魔越来越难以抑制,可他还是努力遵从着你的遗言,等有一日他觉得再也无法承受的时候,他才能去找你。
  希望那一日,早些来到。
  十.从别人那里得到你的死讯
  闻道才面无表情的看着波澜不惊的水面,自从从弟子那意外得知你的死讯后,他就一直是这样,不吃不喝,不闻不问。连剑匣都随手仍在一旁。
  根据那日在场的弟子说,闻道才追着那名抖搂出你死讯的弟子放斩无极时,每把剑都在发抖。
  十一.空旷的房间
  邱居新的房间堪称最符合道家思想的地方,简而又简,除了必须的家具,唯二的东西就是剑和你。
  现在连你也没有了。
  剑可以背在身上,你可以揣在心里,这地方没有回来的必要了。
  他背起剑匣离开这个生活二十年的地方。
  我去找你了。
  等我。
  十二.如果我忘记你
  与我相伴的只有浩如烟海的书卷古籍,这些足够陪伴我一生了。
  所以我忘了你,你不会生气吧?
  开玩笑的,诗书万卷,字里行间,你无处不在,又无处可寻,
  因为你只存在我的心里,眼里。
  十三.亲吻你的照片
  当弟子像兰花先生禀报你的死讯时,他眉宇间甚至有些不耐。
  这种不在意的表情一直持续到他关上房门。只有独自一人时他才是心里能装的下你的南无生。
  他亲吻你的画像,画像中你眉目依旧,笑得一如往昔。
  幽幽兰香,费我思量。
  愚者可救,痴人不可赎。
  十四.等待七日的梦境
  他亲手把匕首送进你胸膛,你微笑着摇头,你不恨他,姜疏抱着你逐渐冰冷的躯体,他心里是什么滋味?
  悲伤,痛苦,除此之外还有难以言明的快意,人固有一死,而你死在他的手上,无人能从他手上夺走你,就连死亡,也是他赋予你的。
  绵绵细雨拍在他脸上,姜疏睁开眼,眼前阴沉的天气与你死时一模一样。你的确死在他的刀刃下,可动手的人是你自己。
  你不爱他,你心有所属,你恶心他,避无可避时,你选择自尽。
  他整整做了七天的梦,可梦终究是梦,这个世界里,你满怀着对他的恨,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十五.相似的面孔
  原随云是个瞎子,他看不见,所以他喜欢摸你的脸,以此记住你的长相。
  你死后,他喜欢摸别人的脸,和你相似的,都要毁掉。
  世间无人像你。
 

关于饮食差异(蔡居诚X你)

  文中口味差异是百度的。
————————————————————
  七月,日头越来越盛,身在点香阁的蔡居诚瘦了两圈,被困在青楼导致心情抑郁自然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还是
  金陵的菜,又油又咸。
  受不了。
  小道长长在武当,口味即轻又淡,还有点素。
  天气燥热,他本来就挑食,日头一照油光闪闪的酱鸭更是使他提不起胃口。
  更要命的是,他嗜甜。
  糖,自古以来就是贵族的奢侈享受。武当贵为国教,自然是不缺的,他们师兄弟几个作为嫡传弟子,当然有自己的小厨房,掌勺的厨娘看着他长大,当然知道他的口味,变着花样的做好吃的不说,每日的点心也是少不了。
  所以他从没想过他会败在甜食的诱惑下。
  自从进了点香阁,他就没好好吃过饭,不管他怎么挑食,那死女人都只会觉得他是在发脾气,从来没反思过点香阁的菜单为什么这么难吃。
  偏偏蔡居诚是个自尊心爆棚的人,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喜欢吃甜食,这在他心里和骂他娘炮基本没有区别。所以他从来不要求厨房给他开小灶,每天能吃到甜味的就只剩下桌上的几样果子点心。一个大男人每天靠水果和几块点心过活,能不瘦么。
  尤其这点心还不好吃,腻的发慌,点香阁虽然是首屈一指的销金窟,但它就是个青楼,青楼最重要的是气氛,歌舞,美人,点心就是摆在桌子上的装饰品,好看就行啦,毕竟谁来这也不是为了吃点心,除了一个奇葩……
  你来这,还真就是为了吃吃喝喝。
  蔡居诚不知多少次腹诽这位金主品味之差,这么难吃的点心都跟他抢,武当的名吃清棋煮雪,去各色蔬菜汁水果汁活成面团,捏成棋子形状上笼屉蒸,一掀盖子清香扑鼻,那才是……
  “咕噜——”
  你就着喝了口冰镇的果酒,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
  “蔡喵喵,不是刚分给你点心么,这么快又饿了?”
  “别叫那个奇奇怪怪的称呼,登徒子!!”
  他一下蹦起来三米远,脸上有些奇怪的红晕。
  “怎么了?你那么喜欢猫,我还以为这么叫你会很开心的。”
  你把手举到脸测摆了个姿势
  “喵~”
  还抛了个媚眼。
  虽然挺可爱的,但果然还是比不上真的猫咪。
  不知道为什么蔡居诚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
  “那……这最后一块点心我就不客气啦*^_^*”
  “喂你都抢了我那么多,还给我,!
  “不给。”
  “还我!”
  两人在桌椅间打闹着,最终少侠凭着内力优势把他压倒在桌子上。
  呼吸交织在一起,少女白皙的脸庞因为剧烈运动而浮上一层粉红,编的好好的发辫垂下来一缕,在他脸旁晃啊晃。
  他根本平静不下来,心脏也是,跳的越来越快了。
  “蔡居诚,打个商量,我知道你喜欢甜食又不好意思要,以后我每次来都给你带,雪媚娘透花糍冰镇的酸梅汤随你挑,那你以后让我留宿……行不行?”
  “……我是个正经人。”
  “巧了我也是,我一个女孩子能占你什么便宜。”
  “那……行,行吧。”
  你把最后那块点心塞进嘴里,俯身吻上了气鼓鼓的某人的唇。
  “谢谢阿诚!点心固然好吃,可阿诚才是最甜的那个~”
  一吻结束,你第一次撩人,觉得羞涩不已,赶紧找借口要走
  “我先走了,下……下次再来看你。”
  “每天都要来!”
  “好~,每天都给你带吃的来。”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今日说法:世界为何被同人大佬占领?

  涉及蔡/棠/郑/风X你+沙雕侠明
拆同人cp预警,有本命blcp的不用看了了。
请大家了解一下风月剑风无涯,他真的很棒!!
————————————————————————
         在收到第一百本邱蔡小x本后,你实在忍无可忍,把窝在软榻上嗑瓜子的蔡居诚扑倒,来了个响亮的床咚。
  结果不慎,推的急了扭到了他的腰。
  “蔡居诚!你和邱嗯嗯到底有没有不正当关系!”
  “你是不是有病!?”
  他给了你一个不是很响亮的巴掌
  “老子扭到腰了你快起来!”
  “呜呜呜我不信,你肯定是和他做苟且之事做到腰疼,话本上都是这么写的,呜呜呜可怜我年轻貌美竟然嫁了个断袖……唔!”
  蔡居诚气急败坏,不知道是不是气坏了脑子,竟然忿忿的主动吻了你。
  “笨蛋,对着邱居新那种冰块脸谁能硬的起来,你在不起来,我晚上让你也腰疼!” —————————————————————
  “小萧掌门~猜猜我是谁?”
  你偷偷溜到萧居棠背后捂住他的眼睛,乐此不疲的玩着
  “加个小字,不用猜也知道是你来了。”
  萧居棠未执拂尘的手拉下你作怪的柔荑,把你领到身前,已经长开的五官褪去少年人的青涩,眉间一点朱砂痣鲜红如初,如月下寒潭,是使人赞叹,却不敢亲近的一副好皮相。
  “那是为了区别你和你义父嘛!”
  他闻言一愣,微垂的眼睑掩盖心事繁重的清澈眼眸。
  “义父已经故去十余载,还有人记得他,我心甚慰。”
  你自知说错了话,懊悔的低头摆弄他的手指,他学剑比别人晚,手上的茧子却厚的很,你想了半天才想起来的目的。
  “对了,我听说你以前喜欢过暗香的宁宁,是不是真的?”
  “宁宁?”
  他眼中流露出怀念
  “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我们也有十年未见了。”
  他收回望向远方,又或是回望过去的目光,轻笑着把你抱进怀里,也只有笑起来的样子还能看出是当年那个调皮捣蛋的小棠。
  “不过我现在遇到了更可爱的女孩,就是我抱着的这个。”
  ———————————————————
  你拎着食盒脚步轻快的像长生殿走去,藕粉罗裙几乎盖不住脚面,平日娘教的礼数端庄都被暂时扔到脑后。没办法,只要想到马上要见到阿郑,你的心情就是这么雀跃。
  “哎你们抢到了吗,最新的本子?”
  “什么操作,邱蔡?”
  “最新的操作,和亦!”
  “喂!你们在看什么呢?”
  你看到几个经常到厨房找你要点心的弟子聚在一起说着什么。你溜到一个人身后,抢走他手上的几本书
  “有好东西不给我看………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
  书本上一幕幕令人脸红的画面,让你不忍直视,你蹦起来一人在他们脑袋上敲了一下
  “你们在看这种东西我就去告诉萧掌门,让他打断你们的腿!!”
  你拎起裙子就跑,手里的烫手山芋不知道往哪扔,只能塞到食盒的夹层里。
  “哎…”
  你叹口气。
  在郑居和心里,好像的确是师弟们最重要,也无怪他们编出这样的故事……追夫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难受,想哭。
  “……姑娘?”
  眼前人在你眼前晃了晃手
  “怎么魂不守舍的?”
  “啊郑…郑道长我没事,没事啊哈哈”
  见你不愿意多说,证郑居和也没在问,体贴的接过你手里有些份量的食盒
  “这是……?”
  “是我新研究的点心,先做了点给你尝尝”
  “那我有口福了。”
  他轻轻笑着,把食盒一层层打开
  “这桃花酥甜而不腻,小亦子应该会喜欢……”
  “郑道长!我问你个问题,你和小宋你们之间……”
  “他们都是我的师弟,是我的亲人”
  他从夹缝抽出那卷皱巴巴的书
  “这些都是某人胡编乱造的,你还小,不该看这种东西,更不该因此怀疑我对你的心意。”
  “那你……亲…亲我一下…”
  你攥紧了裙子,脸红红的不敢看他。
  “为了证明……好吧。”
  你感觉他的气息越来越近,唇上落下轻轻柔柔的一吻。你还未品出滋味,气息便远离了你。
  你抓住他的衣领,软软的撒娇
  “我还要嘛”
  ”小姑娘贪心了,在做下去,恐怕对你名声不好。”
  ————————————————
  嗜酒几乎是华山弟子的入门标准之一,两杯酒下肚,你的脑子开始不清醒,与之相对的是胆子变大了。你在食堂里找到心意已久的那抹白衣,结果被人碰了一下,直直的冲他摔了过去
  风无涯怕你磕到,连忙伸手拖住了你的下巴,你顺势把头搭在他手上,还在手心蹭了蹭,笑嘻嘻的对他发酒疯
  “风师兄,我想看你吹箫~”
  “好啊,那你先让我把手抽出来吧?”
  “不,我要看的是那种吹♂箫……哎呀!”
  一位路过的师兄打了你的头一下
  “你在和师兄讲什么黄段子啊!风师兄是齐师兄的你不知道么!”
  你借酒装疯,死死抱住风无涯的细腰
  “我不管,我单方面宣布,风师兄是我的!齐无悔是我情敌!!”
  见他还想上来拽你,风无涯连忙拦住了他,把你拉到自己怀里
  “不是单方面。”
  他亲昵的蹭蹭你的额头
  “你也是我的。”
  ——————————————
  少侠抱着方思明一边吃瓜一边看作者拆cp。
  “思明兄你看,还是咱俩感情好,拆都拆不动。”
  “只是因为作者是个死忠侠明控罢了……好了别露出这种可怜兮兮的表情。”
  方思明凑上去亲亲少侠的唇角。
  “我也很喜欢你……比他们都喜欢。”
  

车车车!放个我儿子证件照挡一下。
@清水作者青椒炒月饼 月饼太太一起开的对车!!
请各位不要大意得上!
不要在意画质!

一个灭门日常

  (对过生日的就是我,给自己写贺文也是很骚了。)是接的之前的三十年那篇
前文看我
        今天是某个贵人的生辰。
  哦,当然不是皇帝陛下,不然他戏太多了。
  不过也差不多,是他的一个闺女,也就是公主,不过这个公主啊她不一般,一出生就死了娘,身体又弱,怕她养不活,所以从小寄养在道观里,希望她能沾沾香火,结果差强人意,虽然依然体弱,但是一路平安活到了19被迎回宫里,皇帝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意外的疼爱,她的要求基本都会答应。
  因为女儿长在道门,所以生辰不想办什么歌舞升平的宴会,而是希望能在住了十七年的武当办法会,这事虽然不合礼制,但礼志又怎么比得过皇帝高兴。
  萧居棠作为如今的掌门,打从一个月前就忙来忙去,不管多小的事情,涉及到皇家都是不能出一点差错的。
  少侠作为硕果仅存的居字辈,也被师叔提溜起来,负责安排里里外外各种杂事,小棠的任务更为艰巨,背下五千字的祝祷文,迎神仪式,流程,一点都不能出错。
  典礼结束,所有人都累的够呛,少侠早早的回去休息了。刚躺到床上,就传来敲门声,他打开门,是小棠。
  “不睡觉跑我这来干嘛?”
  “我今天表现怎么样,没出错吧?”
  “没有没有”
  少侠给他拆去发冠,揉了揉柔软的头发
  “一个字都没背错哦。”
  “那就好,我现在要是出错,丢的就是整个武当的人了……”
  他躺倒少侠床上,毫无顾忌的伸了个懒腰
  “我说,你不会是要睡这吧?”
  “那怎么了,以前我和师兄们都是睡大通铺的。”
  “你现在可是掌门了!”
  “那我也是你师兄,师兄命不可违懂不懂,你睡外边,就这么决定了。”
  少侠十分无奈的看着萧居棠卷走大部分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钻到床里,心里明白,他又在难过了。可是小小少年已经学会了心事内敛,只敢用这种方式寻得安慰。想想当初小棠是唯一一个有特权霸占萧疏寒的人,那时候他还嫉妒过这个小屁孩,这才过去了几年啊,就沦落到要找自己抱团取暖的地步了。
  少侠想着想着,觉得心口一阵烦闷,难过变成汹涌的热流,自从萧疏寒走后,似乎是刺激过大,他患上了呕血的毛病,他勉强压下喉头的腥甜,靠坐在床头,轻轻拍着萧居棠的后背,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歌谣。
  “好难听……”
  结果他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当初大师兄或者疏寒,也是这样哄你入睡的么……”
  一室沉静,惟有烛花爆裂的声响回应着他。
  疏寒…如今你是成仙得道,看着还在红尘挣扎的我,还是已经步入轮回,也成了一无所知的孩童呢?希望你来生,莫在那么疏离,那么清寒……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少侠赶紧去开门,怕吵醒小棠,连忙比了个手势
  “嘘——师叔?”
  门外的正是因为替蔡居诚受罚去天道盟,而幸免于难的朴道生。
  “小棠屋里没人他……”
  “小棠在我这呢”
  少侠闪身让开门,他却只往屋里看了一眼
  “那就好,小棠这孩子,看着让人心疼……”
  朴道生拍拍少侠的肩
  “你比他年纪大,多照顾他点。”
  “这不是有您照顾我俩么”
  朴道生无奈的摇摇头,递给少侠一个食盒
  “你们俩晚上都累着了,把这个甜汤喝了,早点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天黑路滑,我送送您吧!”
  “不用不用,趁热喝啊,走了”
  少侠端着甜汤回屋里,然后把两碗都喝了……不行,良心过不去。
  “小棠小棠,醒醒!”
  萧居棠在被子里扭了扭,眼睛都不愿意睁开
  “老四别叫我,再让我睡会……”
  少侠无奈,让他靠在怀里
  “张嘴”
  他就乖乖张嘴,就这少侠的手喝了大半碗,然后头一歪又睡过去了。
  “谢谢师兄……”
  少侠把剩下半碗一口饮进,只觉得喝进去的甜汤像是混了黄莲
  小棠,你可知道,你再也没有师兄了。
 
  
  
  

一个有点变态的侠明车后续

啊今天生日所以开个豪车!之前拍卖梗的后续!
实在有点变态,雷点低的不用看了。
涉及捆绑?滴蜡?强制?脏话?调教?
文笔极差,乱七八糟,最恐怖的事好ooc。
可以的话请上车。
@千年刀子成了精の空冥
我是备用车
我是前戏车

三十年恍如大梦归

一个灵车。
少侠X萧疏寒
有肉
还虐。
四十米大刀。
求你们进来看看吧我师傅真的特别棒!!!
链接评论呜呜呜我都写哭了。
谢谢两个宝贝给我提意见
@冷坑生存真的好累  @情空空_一个糖罐儿

发给主页所有太太们。

一个邱居新的乙女甜饼

  激情摸小甜饼,没有动力。
…——————————————
        邱居新其人,外表清清冷冷,对人说不上热切,但也绝不失礼,只是因为少言寡语,加上不善言辞被师弟编排个“嗯嗯师兄”的称呼,新来的弟子便都随大流,久而久之连个愿意了解他的人都没了。
    可知他之人,他之心,并不似外表冰冷坚硬?
  你躲在太和桥边的灌木丛里,偷偷窥视着他,一边舔舐着刚刚触碰到他的手指。
  邱居新拿惯了剑的手此时正僵硬的抱着一大束鲜花,一只蝴蝶被花香吸引,扑棱着轻盈的翅膀停留在他英气的鼻尖,显然是把他当成了不会动的雕塑
  冰块脸出现裂痕,瞳孔微张,显然他从没设想过,会有一天一个娇俏少女不顾他剑锋的凌厉,直直的从太和桥蹦下来,往他怀里塞一束自己摘得鲜花做谢礼
  半晌他脸上的红晕终于褪去,蝴蝶慢悠悠的飞到别处去了,他抬步走向自己的弟子居
  一直到他的身影看不见了,你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已经没什么气味的手指,再往里就是武当弟子才能进的地方了,你不能跟过去。
  真想让那张冰块脸露出更多可爱的表情,想看他满头大汗却还舍不得放开自己,想听那张薄唇吐出无法忍耐的低吼,好想让他染上自己的颜色啊。
  ————————————————
  今天每一个见到邱居新的人都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连闻道才都从桃花上挪了个眼神给邱居新。
  这位严谨刻苦闻名的师兄不仅早退,甚至还抱着一捧与他十分不相配的花束
  很奇怪么?
  邱居新心里想着,但以他的性格,是绝不可能问出口的,那样显得他好蠢。
  小棠远远的没看到邱居新,只能看到一大束花,他跑过去蹦起来抽下一朵开的最好的就要溜,却被人单手提着衣领拎起来
  “别这么小气嘛!我就是要朵花送宁宁……邱邱师兄!?”
      跟在后边迟来一步的宋居亦吓得酒坛都掉了
  “这个,不给。”
  小棠老老实实的把花放回去后,邱居新就把他也放了。
  小棠和小宋爬在窗外看着邱居新把花束插进不知从哪个犄角翻出来,从未用过的花瓶里,还奢侈的用门派大会里获得的清川水养着
  小棠一把按下激动的小宋
  “清川水可是酿酒的好材料啊!哎……这么奢侈,邱师兄肯定是恋爱了!”
  “你说的太惊悚了,先不说什么人敢对嗯嗯师兄下手,师兄可是要和剑过一辈子的人。”
  众人还没从有姑娘敢给邱师兄送花的震惊中缓过来,就接连遇到了更劲爆的消息
  邱居新不仅收下了花,还收下了甜腻腻的点心,同心扣结的剑穗,市面上流行的话本子乃至于一只活蹦乱跳的白兔子。
  你笑得前仰后合,看够了他抱着兔子不敢用力又不敢松手,一人一兔僵持不下的窘境,以你对他这几次的观察来看,你不离开他是绝不会动的
  “那我先走了哦邱道长,你要好好照顾兔兔哦,我下次还会来看它的。”
  你像往常一样准备离开,措不及防被抓住了手腕
  你看着手腕有一瞬的呆愣
  “咳……”
  他好像被烫到一样收回了手,抱着的兔子钻到了他衣领里,他正好用手捂着胸口,以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和她讲话
  明明根本不擅长应付动物,还舍不得放下呢。
  真可爱啊。
  “你……为什么……嗯”
  一向直率过头的他难得吞吞吐吐的
  “到底怎么了邱道长?”
  “为什么要送我这些东西?”
  “当然是因为心悦道长你了!”
  难得收到直球的邱道长脖子后的红都蔓延到脸上来了。
  “不过你放心,喜欢你是我的事,你要是不接受我就不来打扰你了……”
  “…不打扰”
  “那邱道长你是接受我了?”
  他没有正面回答你,而是轻咳一声,看向别处
  “师傅师兄都是唤我阿新的”
  “阿新?”
  “嗯”
  “阿新!”
  他唇边含着一缕笑,迎着你热切的目光也唤了声你的名字
  他笑起来真的好好看,面无表情时确实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一旦笑起来,那表情面目如同清风拂岗,沁人心脾
  禁欲系真棒啊。
  不可控制的贴上看起来就十分美味的唇,他似乎不明白亲吻的含义,只是凭着心意舔着你的唇瓣,回吻着你
  心无邪念,单纯如稚子,这也是他的可爱之处,所以才更想把他心里的道揪出来,换成情换成爱,换成你自己。
  直到怀里的兔子不安分的要蹦出来,你们才匆匆结束了甬长的吻,转而去抓兔子
  不必你费心,小宋小棠两个大嘴巴成功的在一天内让整个武当山都知道,你折了邱居新这朵高岭之花,羡慕者有,惊异者多,但无一例外,没人看好他们。
  流言众多,有人赌他什么时候会被你甩了,也有人赌你什么时候就被他气走。
  你一巴掌拍在桌面上,邱居新正好端着给你的零嘴过来,自然的拿起你的手吹了吹
  “你再生气,为什么?”
  “阿新,外面传的那些流言蜚语都快把我淹了,你还问!”
  “没有人在我面前说过什么流言蜚语”
  “那当然了,他们恨不得绕着你走。”
  “嗯……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你不知道他到底明白了什么,总之他去找他师傅谈了一下午后,就来通知你收拾东西。
     “阿新,我们要下山么?
  “嗯,我和师傅说了与你下山游历。若是你确定心意,我们就结为道侣,那时候这些流言,不攻自破。”
  “还确定什么啊!我们现在就成亲不好么!”
  “咳,毕竟是大事,我希望你多了解我一点……”
  “大事……你说的难道是那种登记造册,终生不能反悔的道侣么?!”
  “嗯。”
  他有点奇怪的看你
  “有点压力,那我们还是多了解一下吧……”
  只想嫖一下根本没想过要这么正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