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灵玉秀【夜夜请出道】

别爱我,没结果。
众生皆苦,惟我独甜。

世间妖怪,皆有温度——《神都夜行录》同人作品征集大赛

我中了!我中了啊啊人生第一次中奖哈哈哈哈!!


包包包子铺!:

《神都夜行录》同人征集活动圆满结束!


恭喜以下获奖的太太!




一等奖 图文各1名:3000元现金+ 1000枚玉璧+专属定制游戏称谓


 @Aylar 





 @月光下的雾凌花 :《北冥有小鱼




二等奖 图文各2名:2000元现金+ 888枚玉璧+专属定制游戏称谓


 @爱慕子 





 @啊呦 





 @林木晚夕 :《浴池之争


 @维修空调虫诗扶 :《你看这把彤弓啊,他又长又直•壹




三等奖 图文各5名:1000元现金+ 666枚玉璧


 @银针小白 





 @喵喵咪 





 @千叶-肖 



 @玳麟 




 @哗哗huahua哗哗 





 @牧·志铭 :《神都离魂记


 @你眼中的日月星辰 :《星光暖阳都赠你


 @烦 :《神风有烬 · 上


 @胡须妹 :《河伯篇》&《阴蛟篇


 @枯旋 :《何事长淮水




人气奖 图文各5名:1000元现金+ 666枚玉璧


 @大姑 


热度:776;评论:14





 @天台台 


热度:302;评论:4





 @甘草糖 


热度:227;





 @港命 


热度:116;评论:9





 @风雨未眠 


热度:100;评论:7;







 @纪先生 :《尾巴可不可以只给我摸?


热度:113;评论:29


 @且&歌 :《全员恶搞段子


热度:93;评论:11


 @二二九 :《IF·他是男朋友


热度:91;评论:3


 @陌声 :《狐惑


热度:80;评论:18


 @陆任逸 :《数学太可怕了


热度:57;评论:9


优秀奖 图文各20名:300元现金


[图片类]


 @几何柔柔子 、 @废佼一只 、 @安迂 、 @华胤 、 @∀ 


 @JohnLouck 、 @肥皂泡沫子 、 @充电! 、 @院长君 、 @四日sir 


 @长木栖川 、 @快乐水 、 @HDD本汪 、 @secret 、 @lapis 


 @然也 、 @南有淮竹 、 @shadow-bo 、 @superhero赵日天 、 @浅笙、 


[文字类]


 @不知秋 、 @水马 、  @萌一脸基血 、 @Someday*  @谢谢款待好吃吖【可能要自闭一阵子对不起】 


 @@R 、 @漫酱 、 @橙子没有皮 、  @花开几度 、 @脾气臭的萝卜 、


 @叫我鹤初!!! 、 @一只小妖 、 @风灵玉秀【夜夜请出道】  、@烟哥 、 @郗颜 


@点缀、Ares 、  @冯心累 、@ただ好き☆、 @由卿 、 @风见月 




相关的获奖信息将会有 @蛋黄流沙包 来进行收集。届时请各位太太注意私信的查收~








 一味国韵,梦回大唐。


世间妖怪,皆有温度!


尝一口妖界烟火,触一片真我性情,


结一段倾心奇缘,闯一场夜魅神都。


 


白驹过隙,神都夜行录已经陪伴大家一个多月了,为了感谢超过五百万的降妖师大人加入降妖司,《神都夜行录》联合LOFTER举办的同人作品征集大赛正式开启!


 


活动期间,在LOFTER上发布《神都夜行录》游戏同人作品并打上#神都夜行录TAG,即视为参与活动。


 


【活动时间】  11月8日0:00:00~  12月7日 23:59:59


【评选时间】 12月8日0:00:00~ 12月16日 23:59:59


(热度计算只计算活动截止时间,评选时间不算在内)


【奖项公布时间】  12月17日 18:00前


 


【活动内容】


本次活动奖项评选主要分为两种类别:


 


a.同人图类(包括插画、漫画等手绘作品)


b.同人文类(包括短篇、连载同人故事和各种天马行空的脑洞。其中,连载作品需为活动开启后发布在LOFTER的原创作品,并在活动结束前已有情节展开、有一定阅读性。)


 


【活动奖项及奖品】


本次活动设置同人图赛区和同人文赛区(两个赛区分开评奖,单独设置活动奖励),两大赛区分别评出以下奖项:


 


一等奖 1名:3000元现金+ 1000枚玉璧+专属定制游戏称谓


二等奖 2名:2000元现金+ 888枚玉璧+专属定制游戏称谓


三等奖 5名:1000元现金+ 666枚玉璧


人气奖 5名:1000元现金+ 666枚玉璧


优秀奖 20名:300元现金


 


【场外福利】


若出现除上述两类作品外其他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COSPLAY、游戏攻略、游戏截图、周边拍摄、视频等作品创作,将会获得特殊福利奖励。


 


鼓励奖 10名:


分享活动作品上微博投稿,并@神都夜行录同人司,将由《神都夜行录》官方抽取10名送出100枚玉璧奖励。


 


【活动要求】


1. 参赛作品需为与《神都夜行录》游戏主题相关作品,其他不相关作品及非活动规定作品类型将视为无效投稿; 


2.投稿作品必须为原创作品,不接受任何盗用他人素材内容的作品,一经发现作品存在抄袭或版权问题,取消参赛资格;本次活动投稿作品建议首次公开发表,且获奖评选将优先考虑首次公开发表的作品;


3. 作品、标题健康向上和谐,不涉及色情、暴力以及和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带有商业推广意图的广告内容,不和谐内容等视为无效作品; 


4. 未经主办方同意,参赛者在参赛期间不得将参赛作品自行用于商业用途或授予任何第三方使用,不得用参赛作品参与与本赛事相同或类似的其他活动,且需遵守其他活动规则内容,否则取消获奖资格;


5. 在获得原作作者授权后,《神都夜行录》游戏官方和LOFTER有合理使用其参赛作品的权利,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在游戏内及官网、微博、微信、论坛、贴吧等推广中署名使用等; 


6. 活动禁止刷数据等破坏比赛公平原则的行为,情节严重者取消参赛资格; 


7. 本次活动最终解释权归《神都夜行录》&LOFTER所有。

(涂山夜X降妖师)活动小段子

  降妖师摸索着走在幽深的地窟中,除了时而传来的嘀嗒水声和衣饰的脆响,一片死寂,越往里走她越是怀疑,在这种地方呆久了真的不会发疯么?

  若非爻叔指示,她实在没有想到,每日歌舞不歇的祭祀广场地下,竟是这样逼仄窒息的囚牢,更为讽刺的是这里关押的并不是什么上古妖魔,而正是他们涂山一族的小公子——涂山夜。

  洞口出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已被吞噬殆尽,只剩下刻意放缓的脚步声与无限回响的水滴声折磨着人的神经,她忍不住开始怀疑,从小万千宠爱风雅天成的阿夜,真的能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么。

  降妖师点燃了火折子,遍布山璧的漆黑铁链反射着微弱的光亮,其下锁着一片巨大的黑影,降妖师走近了些,摸了摸眼前与娇小的她相比体型巨大的紫狐狸。

  它的皮毛因为长期不见阳光而有些毛糙,被空气中溢散的水汽沾湿结块,对比初见时的威风凛凛,叫降妖师升起了一股奇异的心疼。

  “阿夜,阿夜?”

  降妖师凑近小声地呼唤着,她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捏的死死的,她害怕这片寂静,那怕有人和她斗斗嘴也好啊

  幸好,回应她的是锁链的清响,眼前的凶兽仰起了高傲的头,而后睁开了那双落魄至斯也依旧耀眼的水红双眸,语气中还带着被吵醒的不耐

  “……算你运气好,刚睡醒。”

  仿佛劫后余生,她吸了吸鼻子,语调轻松了许多,也不知自己在开心个什么劲

  “醒着好…醒着就好…”

  “要不是看你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才懒得理你……”

  原型的涂山夜体型巨大,所以降妖师很轻易的从那足有她一只手大的红眼珠里看出几分无语。

  这种看傻子的目光怎么回事,好不容易有人来看他不应该感动的痛哭流涕么?

  降妖师咳嗽了几下缓解尴尬,掏出怀里的请柬递过去

  “你看这个。”

  请柬上的字有点小,哪怕是耳聪目明的涂山夜也不得不凑近了观察,降妖师趁机又摸了两把滑腻的长绒,它眯了眯眼却容忍了这无无礼的举动。

  “庆典邀请函……妖市冬月庆典……降妖师,你是诚心来羞辱我的?”

  “你不要把人都想的和你一样坏好不好?”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河伯……很有些不对付”

  ……明明是你到人家那捣乱还差点被揍了

  “我已经和河伯大人说好了,公事公办,不会夹杂私人恩怨的,有我……我降妖司罩着你,不会有事的!”

  “叫那些小妖怪围着指指点点,简直是哗众取宠!”

  他一晃身变成了人形,俊秀的脸蛋贴的极近,降妖师被吓了一跳,忙后退了半步才躲过疾风暴雨般的唾沫星子

  “…总之我是不!会!去!的!”

  喷完了又觉得不够坚定,重重的“哼”了一声

  降妖师抹了一把脸,看着对面环手抱胸的涂山夜深深地喘了口气,对方还在等着瞧她还有什么花招引诱自己,可降妖师此时耐心并不好甚至有点委屈,直接把邀请函拍到了他脸上

  “你爱去不去,就当我一片好心喂了狗!”

  说完就气冲冲的走了,完全没理睬身后小声的声音

  “喂……”

  直到降妖师的身影完全看不见了,涂山夜才收回目光,她留下的火折子照亮了小小的一片天地,她看着手里的邀请函,陷入了挣扎

  其实他并不是那么想拒绝的……

  涂山爻正在洞口焦急的转来转去,小丫头进去的时间不短了却还见不到人影,他一会想着她会不会迷路了,一会又想她会不会觊觎阿夜的尾巴,一会又想着他们会不会打起来,只要一涉及到阿夜或者降妖师,他总是忍不住格外担心,更何况这次同时涉及了两个他最在意的人,因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直到背后被人撞上,他才发现了降妖师已经出来了

  “怎么样?受伤了么?”

  他把小姑娘拉到身前仔细观瞧了一番,确定没有打斗的痕迹,又给她拍了拍不存在的尘土一边着急的询问

  “爻叔,你侄子快气死我了!你看我这一脸唾沫星子!”

  涂山爻无奈的松了口气,熟练的用手绢给她擦着脸,这两个孩子凑在一起,就算不打起来,总也少不了一顿斗嘴

  “阿夜……他其实是个好孩子…”

  “对对对他只是偏激!固执!不识好人心!气人大法满级!…啊越说越气,要吃爻叔做的烤鸡才能好!”

  “好好好,给你做,不生气了啊,一次不行就多来几次,阿夜会明白的…”

  白发狐妖无奈又宠溺的揉揉怀里的小脑袋,降妖师被阿夜气的跳脚不是第一次了,但下次她依旧会来骚扰他,好像永远不会气馁。

  “大人也是来看阿夜的?”

  轻柔的女声传来,降妖师抬头正看到提着一篮点心的涂山小月

  “小月姐姐!”

  降妖师立刻喜笑颜开的扑了过去,从篮子里挑了块豆沙糕边吃边说着

  “还不是为了妖市庆典的事,河伯大人委托我寻个乐师,我就想到小夜了,但是你也知道你弟弟是个什么性格,我差点被他气的背过气去!”

  小月对一旁完全被侄女抢了关注而有些悻悻的涂山爻行了个礼,这才开口

  “这是好事,阿夜…又惹你生气了?”

  “可不是嘛…”

  降妖师气鼓鼓的说

  “所以啊,你们多劝劝他,表现好的话可以减刑呢……”

  眼前玫瑰色的眼睛突然亮了亮

  “减刑!!?”


纪念风雨池子四十连坠机

  “跟商羊姐姐在一起就是这点不好…总是湿乎乎的……”

  “…笨蛋,只是碰巧下雨,又不是我招来的”

  “是这样啊……羽毛都被淋湿了呢”

  “到我的伞下来吧…不要靠那么近,手给我放下!”

  “躲雨不靠的近一些怎么行呢?”

  风伯嬉皮笑脸的凑到青花绘雨燕的伞下,雨师虽然嘴上说着,伞却向他的方向倾斜了不少

  我赶紧退出了别人的家园,幸好我根本抽不到风雨,才不会被秀恩爱的晃瞎眼睛

  说起来感觉有点心酸呢……

  

  


为什么每次都撒刀子……一到阿夜这就撒刀子…我玩的怕不是神都刀子录吧,我痛苦我难受,我要吃甜甜的阿夜粮!!

鸽手萧亦安.:

港命:

静待花开
期盼拂晓

deku是世界的珍宝:

黎明终将到来

文字和图片都是我发声的形式

哼唧!我绝不认输!

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放在lof内部的车都锁了,外链还在,大家且看且珍惜…顺便说一下我正在写我X小夜的车,有想看的可以私信我……(实在是写了个差不多不发我难受啊!)

哎我……无言以对

鸽手萧亦安.:

了解

橘子炖汤98℃:

扩散!

清花吸到舒肤佳了吗:

扩散!大佬们稳住我们能赢!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辛辛苦苦钓了一个礼拜的鱼,累死累活的换了半天材料,我只是想给阿夜买身新衣服,结果告诉我还要突破4星???
怎么舍得他去打架啊真是的,残血了我又会心疼。我只想让阿夜穿的漂漂亮亮的给我跳舞,这个愿望都不可以吗(卑微
不说了,我去打书页了

《小月X我X阿夜》修罗场可以吃吗?二

  《我以为我弟弟喜欢我我喜欢我上司结果我发现我们全家都喜欢上司的修罗场》

有百合+GB预警

  涂山小月粉嫩的舌尖细致的舔舐过被清理干净的创口,所到处带起一阵令人酥麻的电流。身上的香气幽幽的向我传来,我看着她微敞的领口和低垂的细长脖颈,脑袋里晕乎乎的想着这似乎是上次我从西域带来送给她的新鲜香粉,当时还被她矜持的以太过贵重为由拒绝了,但当我偷偷放在她的梳妆台后,她也就从善如流的用了起来。

  明明就很喜欢,却偏要装的不怎么在意,他们涂山一族全都是这样口是心非的性子。

  但是,还挺可爱的。

  小月专心致志的捧着我的手,态度珍视的像对待心爱的古琴,她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一向冷若冰霜的俏脸上浮起一片红霞似的光景。

  “你看什么呀?”

  我来的时候小月正在午睡,听到我火急火燎的控诉阿夜欺负我,小月匆忙下床来迎我,见到我手上冒着血珠的爪痕,秀气的蛾眉拧作一团。她细心帮我清理了伤口,之后又软又滑的舌尖就贴了上去,能享受美人侍奉自然是十分令人逾越的事,我虽然不解其意,心里却有些兴奋。空气中的香气愈发旖旎,似乎来自西域的香料都有着微妙的功效,脸色越发红了,空气都好像焦灼了几分,小月的话正好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她拢了拢半敞的前襟,有些尴尬的神情。

  “衣衫不整,让你见笑了。”

  “怎么会”

  我连忙摆手,笑嘻嘻的说

  “是我打扰你午睡了,不过小月姐姐春睡未醒的美景,可真是难得一见”

  “你呀,真是油嘴滑舌。”

  小月微微一笑,拢拢发丝遮住微红的耳尖,视线触及到我手背的创口,又转喜为忧微微叹了口气,

  “天狐族的唾液能加速伤口的愈合,阿夜下手没个轻重,但他绝不是有意的,你不要怪他……”

  “他缺爱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忍得了他,只是不知道哪里又惹到他生气……”

  话未讲完,余光瞥见窗外闪过一个人影,虽然他即时蹲下去试图躲避我的目光,但那极为罕见的银发轻易的暴露了来着的身份。应该是见我来了青丘却迟迟不去哄他,按耐不住来探听我和小月说些什么。

  真是的,就不能好好过来把话说清楚么,非要偷偷听墙角,听个一知半解再一厢情愿的曲解成她肯定在说自己坏话,肯定讨厌自己了之类的想法,为此不知闹出多少次误会,每次都要自己去哄,他就不能改改这别扭的性格么!

  或许心里一直有三分火气,看着对面抖了抖耳朵似乎察觉了什么的小月计上心来。

  “是谁……呜!”

  我伸手捂住了小月的眼睛,嘴唇浅浅贴上了她微张的水润,我通过对面的铜镜观察着门外,发现屋里没了动静,他探出头来,看到我们亲在了一处顿时蹭的蹦起来,我在镜中好笑的看着小狐狸炸毛,看得出他很想破门而入,甚至想一把火烧了门窗,但最终还是磨蹭了半天才大力的敲起门来。

  我把注意力从屋外收回,这才发现小月的情况不太对,手下的眼睫微颤,划的掌心发痒。而她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攀上我的衣袖,唇瓣也在小心翼翼的吮吻着我。

  小月被我捂着眼睛应该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即使是配合我也不用这么认真吧,难道小月也对我……

  我的心像被春水点过,还没待生出多少涟漪,阿夜的声音就及时的响了起来。

  “降妖师,姐姐,开门!”

  我连忙起身,甚至逃似的去开了门

  小月冰雪聪明,转瞬间就明白了我一番举动的原因,樱花似的唇瓣抿成一条向下弯曲的弧线,褪去红潮的脸颊比往日还要苍白几分,仿佛一只细颈白瓷,脆弱美丽而又孤寂。

  “你怎么能和我姐姐做那种事!”

  “我为什么不能和小月姐姐做那种事?”

  “你明明前几天才答应和我生……呜呜!”

  我即时捂住他的嘴,用眼神威胁着他,他也意识到此地不适合谈话,拉起我的手腕往外带我。

  “你跟我去外面说……”

  “阿夜,她的手还没有包扎好。”

  小月的嗓音微冷,带着不可抗拒的语气。

  “手?”

  涂山夜牵起我的手瞧了瞧,看到触目惊心的伤口时明显的不知所措了。

  “这…这是我挠的?我明明没用什么力啊……”

  “要不你比划比划能不能跟你爪子对上口?”

  这傻子居然跃跃欲试,幸好小月即时把我拉到桌前包扎

  “阿夜,你刚才说,生什么?”

  “生狐狸崽子啊。”

  阿夜贴着我坐下,还用尾巴蹭了蹭我

  手上包扎的动作猛地一紧,小月惊愕的同时又有几分不知所措

  “你们……”

  “涂山夜你闭嘴!不要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啊!”

  我手忙脚乱的想捂住他的嘴,一不小心把他按倒在了身下

  “女人,本大爷能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呜别扯我脸,为什么不让我告诉姐姐……别拽我尾巴了!”

  “够了!”

  小月柔软的嗓音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阿夜你先出去,我有事和大人说。”

  “什么事我不能知道么……姐姐? ”

  “阿夜……”

  小月别过了头,我隐隐的能看到她红了眼眶,甚至带上了哀求的语气。

  阿夜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最终还是起身离开了内屋,走到门口时又突然回身指了指我的手背,无声的说了一句

  “对不起”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孩子真是别扭的可爱,可随着门栓一声清响,屋内又陷入一片尴尬的寂静。

  小月挽起衣袖,开始煮起了茶汤,炙茶、碾茶、筛茶、每一样她做的都很细致,很慢,当茶香袅袅升起时已经过去了一刻钟,平常我可能会好好欣赏小月的茶道,可今日只觉得有几分愧疚和懊悔。小月将清亮的茶汤递到我面前,她其实只是需要时间平复一下心情。

  “小月姐姐,对不起啊,拐走了你心爱的弟弟……”

  “大人,你…对阿夜是真心的么?”

  “那当然,你就放心把他交给我吧,我肯定会看好他的……”

  “我不是担心他……”

  小月摩挲着手里的白瓷茶碗,欺霜赛雪的皓腕惊比白瓷更剔透几分,两只翠玉手镯拢在匀称的肌理上,是一种叫人不敢亵渎的美。她轻咬下唇,直把樱花般的唇色蹂躏的红艳欲滴 才迟疑的开口

  “我一直以为阿夜对你只是像对我一样的依赖,却没想到他的心思竟和小月一样……”

  “小月姐姐……!?”

  “母亲将阿夜托付给我,从小到大,只要是他喜欢的我绝对不会和他抢,但你,我不想……不想什么都不做,就这么拱手相让……你是第一个告诉我,我可以不必那么努力,也可以像平常女孩一样嬉戏玩闹的人……”

  小月起身,脚腕的铃铛清脆作响,她的手有些凉,握在我手背上,像一块细腻的羊脂玉。

  “能不能给我一个和阿夜公平竞争的机会?”

  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声音小小的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只要一个机会就好……”

  窗外完完整整听了一出狗血大居的爻大祭司心里一沉,原本以为只有自己把着丫头放在心尖上,没想到自己一家的审美竟然出奇的一致,本来顾及着对方是小辈,不敢贸然出手恐怕人家看不上自己,这下好了,原来全家子都在暗恋她了。

  涂山爻叹了口气,心里开始思考和侄子侄女抢对象是否太不道德,觉得自己简直要愁出几十根白头发……

  哦,他好像本来就是白头发……

《小月X我X阿夜》修罗场可以吃吗?一

《我以为我弟弟喜欢我我喜欢我上司结果我发现我们全家都喜欢上司的修罗场》

有百合+GB预警

今日不知哪里惹到了涂山家的小公子,我在妖市碰到他,彼时我正在和阿织躺在吊床上,她说今日宜偷懒,(其实每天都宜偷懒)所以非要拉着我躺床上谈天说地喝鱼汤,至于我为什么来找她……

  我想我把掌司晾了一上午的事已经传遍神都了。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回去肯定会被师叔罚术算题,妖市里人都超好,阿织又会讲话,我超喜欢在这里的。

  不过涂山夜似乎不是很喜欢这里,他急匆匆的来,凭着妖灵之间的契约找到咸鱼躺的我,找到我后却瞪了我一眼,怒气冲冲的又往回走,我想和他搭话,反被他挠了一爪子,冷冰冰丢下一句“姐姐找你”,转身就溜了个没影。

  说起来阿夜一直不喜欢阿织,原因是他觉得我和阿织太亲近了,虽然我一直告诉他“阿织”就是这只蜘蛛精的名字,并不是亲密的称呼但都被他不听不听,你外边究竟还有多少好妖灵的态度堵回去。

  我看着手上冒血的五道爪子印,回想起他总是染个黑紫色的指甲油,顿时觉得命不久矣

  狐狸会不会传染狂犬病?

  阿织见我一脸纠结的,过来安慰我一下

  “我觉得你命不久矣。”

  “你占卜到我得狂犬病了吗?”

  “我只是觉得,如果你再不去哄那只小狐狸精,很有可能被禁止进入青丘哦~”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么?”

  阿织撩了撩头发,我居然在她高度近视的眼里看出几分鄙视

  “以前没觉得你这么笨啊,心心念念的人失踪半天不去上班,人家急得到处找你,结果你在这里悠哉悠哉的喝鱼汤,换了谁能不生气?”

  “还不是你要强拉我喝鱼汤!”

  “卦象显示的,怪我喽?”

  阿织打了个呵欠,手中星盘吱吱转个不停,又走向吊床。

  我决定不再理她,还是赶紧去找小月处理一下伤口吧。

  真的不会得狂犬病么?!

  见我走远了,阿织才从手中的星盘里挑出一块,卦象拼接,显示的却不是“宜偷懒”而是“大凶,易陷修罗场”

  自己阻止过了,虽然没成功,但也算仁至义尽了,降妖师你可不能怪我啊。

  阿织这样想着,心安理得的开始了美美的回笼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