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瑟

别爱我,没结果。
众生皆苦,惟我独甜。

乙女向吃醋梗

  沙雕吃醋梗,内含小宋,我家先生,新墙头姜疏,老墙头郑师兄。没肉随便写的,写的超~傻
——————————————————————
你为嫖蔡居诚而倾家荡产,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蔡居诚拒绝了你住在点香阁的要求,把你介绍到了武当山
  你暂居在武当时,与小宋道长关系最好,当他哭唧唧的站在你面前,告诉你他要是不抄完二十遍清心普善咒,就要去跪金顶时候,你自然没有办法拒绝他。
  你陪他一起抄书,不知不觉竟抄到了晚上,小宋把你送回住处,两人互道晚安后,你便疲惫的立刻睡去了,连在武当转转的想法都搁置了。
  萧居棠拦住了一脸傻兮兮笑容的宋居亦
  “老四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明明是罚我抄的经文,你干嘛非说是罚你的?”
  “你不懂,要不这么说,她肯定要去找大师兄学医理或是去找闻师叔学剑法,我哪能见到她的人影啊?”
  “她今天可是陪了我一整天呢,明天还可以用感谢她的理由约她去喝酒嘿嘿……”
  小棠嫌弃的远离了宋居亦
  恋爱使人智商下降……
  ————————————
  自从江南一别,你已经很久没有南无生的消息了。
  不过你也不甚在意,他最吸引你的就是他的神秘,见不到,反而更好。
  你随着楚留香满世界的乱窜,天南海北都去了个边,终于在事情告一段落后,决定回师门看看。
  你是暗香弟子,但你当年是被师兄拐进门的,根本没见过那位神秘的掌门兰花先生,此次回师门,师姐告诉你,掌门在暗香呆了许久了,你再不回来,可能又要错过去了。
  你一直对他十分感兴趣,连忙找到他独坐的小亭,隐身在花丛中偷看。越看越觉得他像是你心中朝思暮想的那个……
  “在我面前用隐身功夫,阁下真是胆大包天”
  却不想被他发现,带着兰香的暗器像你袭来,逼得你不得不得献身
  “南……弟子见过掌门……”
  “我可不记得何时收了你这个弟子。”
  “为何来偷看?”
  “我……我仰慕先生容姿已久,所以特来拜会”
  “可笑,世间见过我容貌的人屈指可数,你凭什么仰慕我?”
  “先生这话可错了”
  你走上前趴在他膝头,触感与以前你在南无生身边学医时一样,你更坚定了他们是同一人。
  “江南初遇至中原一别,你的容貌我还不至于这么快忘了吧……南-无-生”
  “呵,你可明白,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都已经死了……至于你,想死还是想活?”
  “自然是想活的”
  “那就别跟着楚留香跑了,暗香缺个主母,你且来顶一下吧”
  掐着你的下巴,你顺从的与他对视
  “我从不给人拒绝的权利”
  ——————————————
  你被姜疏掐着脖子,他明明没怎么用力,你却委屈的快要哭出来,弄得他心疼的不得了,赶紧放开了你,却又生气的不看你
  “你不过是仗着你是这世间最后一个对我好的人,你知道我不敢杀你,所以才一直挑战我的底线!!”
 “姜哥哥,咳咳……我做错了什么咳……让你这么生气……”
  “我逍遥山庄就是被那些名门正派所灭,你还要和那些人来往,我就知道你表面上亲亲热热的喊我姜哥哥,背地里却还是想做名门正派的夫人!你与我……与我只是玩玩罢了,我真是蠢得要命!”
  在你面前,他从来都不会带面罩,你能清楚的看到他通红的眼眶和愤恨紧咬的牙
  毫无预警的你哭了起来,眼泪唰唰的流下来,他一下慌了神,想伸出手去帮你擦眼,伸到一半又担心如今这双粗糙的手会伤到你。他觉得自己对你太过温柔,于是粗暴的把你拽到他胸前,用你的衣袖抹着你哭花的小脸
  “别哭了!你身体弱,我不该掐你脖子的,算我错了行吗?别哭了……”
  “姜哥哥……呜呜你前些日子出任务,身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伤口,我舍不得你留疤,所以才与苏姑娘来往的……呜呜姜哥哥你别生气了……”
  姜疏哑然失笑,这姑娘真是笨的可以,竟然是为了这个……
  “我哪敢生你的气啊小祖宗。我现在可不是什么金尊玉贵的小公子了,一个万圣阁的杀手,以后留疤的地方多的是,你不必为此难过……等我报了仇,我们就成亲,到那时候,你每天晚上都得哭”
  他与你额头相抵,用火红色的发尾挠挠你的脸
  “现在就多笑笑好么,你开心我也开心”
  ————————————
  “哦?你很喜欢沧浪山的桃花?”
  你点点头,期待的看着他
  “现在正是烟花三月,那我便陪你一起去看看吧”
  思及自己最近一直没空陪她,正好最近清闲许多,能陪陪她,想必她会很高兴
  你与郑居和已经结为道侣,可他对你还是温柔平和的不得了,对你也就是跟他的师弟们一个级别。
  “师兄愿意陪我一起去自然是好的……”
  没想到你却有点不乐意
  “嗯?难道你不想我去?”
  “不敢,不敢……”
  “你最近好像有事瞒着我”
  “哪有啊,师兄你想多了,我去收拾东西了,我们立刻动身啊哈哈哈……”
  看着你落荒而逃的背影,他敛了笑容
  究竟是哪里做错了,才让想躲着他,明明好不容易才与你结为道侣的……生怕吓到你,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占有你的欲望……
  第二日你们便动身前往沧浪山,一路上郑居和把你照顾的格外好,也比以往粘人,你几乎时刻都离不开他身边,他也会反思会不会让你生厌,但看你并不反感甚至……还挺开心?
  到了桃林,你奔下马车直奔桃林里的小屋,路线熟悉的让他心惊
  “阿郑,这里的主人不喜欢不认识的进去,你等等我,我很快回来”
  还没等他询问,你就溜走了
  他等下桃林外围,恍然有一种你进入了异世,不会再回来的感觉
  幸好,你很快又出现了,手里还拎了一坛酒
  郑居和紧紧抱着你,才能缓解心里的恐惧
  “阿郑?我和这的主人定了一坛酒,刚好到时间,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以后,别在瞒着我……任何事都……”
  “好~大师兄,我们就可以去喝酒了吗?”
  “可我酒量……不是很好”
  “嘻嘻,你明明是一杯倒,不过,这酒劲道很小,我喝都没事,你也来一杯吧”
  你们坐在一颗桃树上,交换着酒杯
  “这……就算我们的交杯酒?”
  “好”

评论(17)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