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瑟

别爱我,没结果。
众生皆苦,惟我独甜。

鬼故事梗

  进入高产期!最后一个是乱入的王道长!
————————————————
今夜风雨大作,我们被困在一间残破的庙宇中,众人围着篝火一时无话,我便兴奋的提议
  “我们来讲鬼故事吧!”
  几位大佬撇了我一眼没有理我,但是也没人阻止我啊!
  最先响应我的是灵狐,他讲的是聊斋中的一篇,言辞凄切,窗外的风吹进屋内,把火光吹得忽明忽暗,更增添了恐怖气氛,我毕竟走南闯北,并不害怕,只是……这不正是一个接近某人的好机会么
  ————————————————
  我偷偷的伸手握住了灵蛇的手,他的手指白净纤长,一年四季都泛着凉意。
  他青碧色的眼睛瞥了我一眼,倒是没有把手抽走。虽然他每一个动作都昭示着‘我是他的’这件事,但他其实很少在人前和我有亲密动作。
  这时灵狐正讲到恐怖之处,窗外又突然一声炸雷,我立刻钻进灵蛇怀里,还顺手摸了两把他柔顺的长发
  出乎意料,他轻笑一声不仅没有把我扔出去,还把我的脑袋往他的大氅里按了按
  “难道说这哄骗孩童的故事,比本尊还要恐怖?”
  ————————————————
  我伸手握住曦月的手,他本来闭着眼似乎睡着了,在我碰到他的一瞬间就警惕的睁开一只眼
  黄檗色的眼睛看到是我后就放松下来。与孤剑相对的,曦月是阳刀,一到晚上就像被抽走了骨头一样
  “啊……是你啊……哈~”
  他打了个哈欠,这是与白天完全不一样的,猫儿一样慵懒的曦月
  “怎么了……?啊,既然害怕,就不要听了……”
  他搂着我往后一躺,把外衣脱下来罩在我们俩的头上,黑暗中,他吻了吻我的额头
  “来陪我睡觉吧……”
  ————————————————
  我惊叫一声抓住了旁边真武道长的衣角,他正在盘腿打坐,察觉到我的动作后,收了真气看我
  “小友可是害怕了,不如吾教你一段静心咒……”
  没等他说完,我就被吓的躲到他怀里,两手还拽着他的两缕头发,他吃痛,只能随我低头
  “岂可如此目无尊长,快起来!”
  我充耳不闻,在他怀里抖啊抖,一副吓坏了的样子
  我俩僵持了一会,他衣物上的檀香使我感觉心安,又有些昏昏欲睡
  他轻叹一声
  “罢了,随你吧。”
 ——————————————————
  我坐在合欢铃身边,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害怕,这妮子还不知从哪摸出来一根鸡爪嘎吱嘎吱的啃的正欢。屋外狂风暴雨,屋内鬼语森森,还有这嘎吱嘎吱啃骨头的声音,连我都有些发毛。
  “小合欢,你不害怕么?”
  她鄙视的撇了我一眼
  “你这个小姑娘,胆子怎么这么大?”
  “这有什么可怕的,我从前可是魔教圣物,什么恐怖的事没见过,这种故事怎么能吓到我!”
  她激动的用啃完的爪子指着正在讲故事的某人
  “难道说你害怕了?我倒是不介意给你抱抱啦”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我伸手想把她抱到怀里暖暖手
  “手上的油蹭到你身上也没关系吗?”
  “……”
——————————————————
  “这种阴雨绵绵凉风习习的天气,难道我们不应该窝在家里舒舒服服的睡上一整天嘛……干嘛非要在这听这种白痴故事”
  “谁让我们散着散着步就走到异次元来了呢……”
  “哎……我连保温杯都没带”
  “现在是关心这种事的时候么!……其实我带了肥宅快乐水你要不要喝?”
  “什么……什么水儿?”
  “算了你这种提前进入老年的人应该不能喝碳酸饮料”
  “……爷脾气好,不和你这种低龄儿童计较,我要补觉了,没事儿别叫我”
  王也把帽子扣到脸上仰头躺下了,我冲他比了个中指,无聊的听对面的人讲鬼故事
  我胆子小的很,外面一声惊雷你就吓得不行更别说对面的人还突然的吓了你一下,你哭喊着扎紧王也怀里
  他被你吓得惊醒,搂着你坐起来,脚下风后奇门瞬间浮现出来
  “怎么了这么了……小祖宗你可吓死我了!出什么事了?”
  他警惕性很高,睡觉时其实也结着阵法,确定阵内并无异常,他只能把你拽出来问话
  “你不会是被这种吓小孩儿的故事吓到了吧?”
  你委屈的点点头
  那些人见你害怕,丝毫不收敛,张牙舞爪的又冲你来了,王也不想在你面前动手,瞪了他们一眼,拉着你走到角落里,把他们的形体连同声音一起隔绝在阵外
  “哎,怎么听不见他们说话了?”
  他揉揉你的脑袋把你按到他怀里
  “困了,陪我睡会。”
  
  
  

评论(2)

热度(75)